汪恭政、劉仁文:互聯網平臺企業刑事合規建設重在“責任分離”

作者: 時間:2022-08-22 10:14:16 來源:《法治日報》2022年8月20日 瀏覽:1149 次

備受關注的明天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明天控股)及其實際控制人肖建華案一審宣判。被告單位明天控股在其實際控制人肖建華的策劃操控下,通過分散持股、股份代持等手段,違反監管規定,隱瞞股權實控關系,設立了多家公司(以下簡稱載體公司),并將其作為載體入股控制相關金融機構和互聯網中介平臺,通過賄賂國家工作人員,向金融機構等安插高管和關鍵崗位工作人員等手段來實現逃避監管,實際控制相關金融機構實施違法犯罪行為。最終,法院認定被告單位明天控股和被告人肖建華分別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背信運用受托財產罪、違法運用資金罪和單位行賄罪,數罪并罰,決定判處明天控股罰金550.3億元,判處肖建華有期徒刑13年,并處罰金650萬元。本案所涉犯罪事實較多,行為方式復雜,造成的經濟損失和社會影響巨大。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根據審理查明和認定的事實依法作出的判決,于法有據,為法學教育、法學研究和法治宣傳提供了一份很好的素材。

本案在事實認定層面,達到了案件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辯護方對起訴指控的事實、證據和罪名也無異議。值得注意的是,本案中被告人及被告單位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行為方式具有很強的迷惑性,即明天控股并非采用直接針對投資人的集資方式,而是利用“隱形加分散”的形式,通過載體公司和被其控制的金融機構來間接吸收公眾存款。明天控股不僅實際掌控和指揮著新時代信托、天安金交中心等金融機構和平臺,還以載體公司作為融資主體和擔保主體虛構信托計劃等融資項目,利用新時代信托等機構以承諾保本付息的方式向公眾募集資金。同時,明天控股還指令天安財險以承諾保本付息的方式,違反原保監會相關通知和保險法的規定,超出規定的發售比例和銷售規模,突破許可的銷售期限和利率發售投資型保險產品,用超募保費購買前述虛假信托產品從而轉移至載體公司賬戶,所有資金歸明天控股統一調配??梢?,明天控股就是在借用合法形式違規吸收資金,其行為違反了商業銀行法、保險法等法律法規,屬于典型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行為。司法機關通過大量的證據還原了案件事實,透過復雜的企業組織結構和融資行為方式對融資行為精準定性,適用法律準確,展現了過硬的專業素質。

在刑罰裁量層面,本案體現了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被告單位明天控股及被告人肖建華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行為發生在《刑法修正案(十一)》實施之前,由于修正后的刑法比修正前刑法的法定最高刑更重,根據從舊兼從輕的原則,本案適用了《刑法修正案(十一)》實施之前的規定。盡管被告單位及被告人在提起公訴后配合追贓挽損的行為不屬于法定從寬處罰情節,但人民法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條之規定,結合近年來司法實踐中的做法,將其作為酌定從輕處罰情節予以認定。綜合全案,雖然本案涉及的犯罪數額巨大,部分犯罪行為給相關金融機構和社會公眾造成了巨額的經濟損失,但是考慮到被告人具有自首、立功的法定從輕處罰情節和認罪認罰的態度,在提起公訴后積極配合追贓挽損、減少損害的實際表現,人民法院依法在量刑區間內最終確定的刑罰是適當的。

本案的判決將給司法機關和社會公眾提供良好的裁判規范和行為規范,不僅對司法機關今后處理類似案件有借鑒和參考意義,也有助于各類市場參與主體牢固樹立底線意識和紅線意識。隨著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改革的不斷深化,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主體地位持續增強,有的投機行為披著“交易自由”的外衣,不斷以更復雜多樣的交易模式試圖逃避金融監管,侵蝕金融交易秩序,給國家金融安全帶來嚴重威脅。本案中的被告單位明天控股及其實際控制人肖建華,就是試圖以“隱形加分散”的規避手段,通過大量載體公司層層控股、隱名控制多家金融機構和互聯網金融平臺,再通過安插高管等重要人員實現“垂直領導”,以操控金融機構違規發售理財產品、違背受托義務擅自使用客戶資金等方式進行非法金融活動,嚴重破壞和危害了國家的金融監管秩序與金融安全。本案的查處和審判,充分彰顯了司法機關嚴厲打擊金融犯罪和金融腐敗現象、促進金融市場健康發展、助力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職能作用,對于守好金融底線、打造法治化的營商環境、強化企業合規建設、增強社會公眾的風險防范意識,都將起到積極的作用。

 

作者:劉仁文,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刑法學研究會副會長。

來源:《法治日報》2022820日。

 

 

附:案情簡介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于202274日對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指控被告單位明天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明天控股)、被告人肖建華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背信運用受托財產罪、違法運用資金罪、單位行賄罪一案進行了公開開庭審理。819日,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該案依法進行公開宣判,對被告單位明天控股數罪并罰,決定執行罰金人民幣550.3億元;對被告人肖建華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650萬元;對被告單位明天控股和被告人肖建華在上述犯罪中的違法所得及其孳息予以追繳,不足部分責令退賠。

經審理查明:被告單位明天控股于1999年注冊成立,被告人肖建華為明天控股的實際控制人。2004年起,明天控股、肖建華違反國家金融管理法律和監管規定,采用分散股權、層層控股、隱名控股等手段,實際控制新時代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時代信托)、天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安財險)、天安(貴州?。┗ヂ摼W金融資產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安金交中心)、包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包商銀行)、華夏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夏人壽)、天安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安人壽)、易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易安財險)等多家金融機構和互聯網金融平臺。

20101月至20171月,明天控股、肖建華以實際控制的多家公司作為融資和擔保主體,承諾還本付息,操控新時代信托、天安財險、天安金交中心分別發售主動管理類集合資金信托產品、超出發售比例和銷售規模銷售投資型保險產品、發售個人端及法人端理財產品,向社會公眾非法吸收資金共計人民幣3,116億余元。

20127月至20171月,明天控股、肖建華操控包商銀行對明天控股的虛假融資項目不開展實質審核,違反商業銀行法等法律法規對銀行開展業務的規定,違背銀行與客戶約定,通過直接或間接購買信托、資管計劃的方式將存款、理財資金等銀行客戶資金及受托財產轉移至明天控股支配使用,擅自運用客戶資金及受托財產共計人民幣1,486億余元。

201311月至20171月,明天控股、肖建華操控華夏人壽、天安人壽、易安財險對明天控股設立的虛假融資項目不開展實質審核,違反保險法等法律法規對保險公司資金運用的規定,通過直接或間接購買信托計劃的方式將保險資金轉移至明天控股支配使用,違法運用資金共計人民幣1,909億余元。

明天控股將上述犯罪違法所得主要用于收購金融機構、證券交易、海外投資等。案發后,明天控股及肖建華通過變賣資產、境外資金回流等方式,歸還了部分違法所得。

2001年至2021年,明天控股、肖建華為逃避金融監管及謀取其他不正當利益,向多名國家工作人員(另案處理)行賄股份、房產、現金等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6.8億余元。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認為,被告單位明天控股、被告人肖建華的行為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背信運用受托財產罪、違法運用資金罪、單位行賄罪,依法應當數罪并罰。明天控股、肖建華的犯罪行為嚴重破壞金融管理秩序,嚴重危害國家金融安全,嚴重侵害國家工作人員的職務廉潔性,應依法嚴懲。明天控股、肖建華具有自首、認罪認罰、配合追贓挽損等情節,肖建華還具有立功表現,依法可以從寬處罰。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根據被告單位、被告人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和社會危害程度,依法作出上述判決。

部分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及群眾代表參加了旁聽。

玖玖爱免费国产精品